梨茶

不入流剪刀手/文手

「朽木露琪亚 | 桂小太郎 | 张楚岚 | 张佳乐」

我永远爱他们

粮食向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我完蛋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垃圾会去看自己写出来的垃圾啊
而且居然还没有想吐的冲动

这是证明了我水平有进步……?

……还是圈冷到没粮吃吗。

【桂银】不被注意的花饰

新官图产物 

拿诗歌的名字做标题只是为了掩饰对白的低俗与无聊的内容

智障写手在线ooc(大概是最ooc的一次了真的)

                                                                                                                 


“......”


还窝在被窝里的银时看见桂的脸色一瞬间由白转红,他克制住自己的笑意,忍不住开始挖苦面前这个大早上就吵吵嚷嚷扰人美梦,浑身光裸着的,国家的栋梁和最高决策者:

“我记得你自己说过今天可是要接待外宾的吧?首相大人?”


“你还记得真清楚啊,银时。”


桂一脸你还有脸说的表情转过头来,左下角背景处他昨天穿的那身由高级裁缝定做的西式礼服尤其抢眼,斗篷在踏入卧室的时候就被扔到了房间角落,算是幸免于难。外套和裤子才是重灾区,不仅被扯得皱皱巴巴,因为离〇〇现场过近而沾惹上了大片不打马赛克不堪入目打了更让人觉得不堪入目的液体。

坂田银时夸张的往后缩了缩,装出一副被非礼的样子,做作的用手捂住半露的胸肌,“哇就这场景还真容易误导别人昨天晚上趁酒醉把请客吃饭的人艹到半死第二天早上提裤子就走的是银桑我呢。”


“哦原来我把你艹到半死了,看来不是银时你老了就是我技术又好了。”


桂已经放弃寻找把自己那身衣服搞干净的方法了,他一边回复着银时一边轻车熟路的打开衣柜,先披了件银时的和服,暂且脱离了目前这个令他尴尬的境况。

毕竟在和别人共处一室的情况下——即使这个人是形似自己老友实为炮友写作对象的银时,对桂来说,光着走来走去的也还是太别扭了。


“喂你重点找错了吧!!!”

“是吗?那提醒你一句,喝醉的人勃起不了的,可我看你爽的很呐。”


银时有点尴尬的结束这场无聊到极点的闲扯,“放弃跟你这电波星人沟通了。”

和桂这么一来一回的闹得肯定睡不着了,他放弃了再睡一个回笼觉的打算,索性起床,准备先去起身洗漱:“假发,没临时牙刷,你漱个口算了吧。”

“不是假发是桂。我知道了,现在还有两个小时,抓紧点时间应该还够我回去重新梳洗一下。”



“啧,重新梳洗,讲究。”

“闭嘴,银时。泡沫都沾到你睡衣上了。”

 


“喂......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说什么?”


下次要不要给你准备一下牙刷啊。


“算了,没事。”

“没事你说什么话啊。”


确定了,这家伙之前,是凭真本事单的身。


银时对着镜子翻了个白眼,旁边的桂没理会他,他正试图用银时那把几乎从来不用的小齿梳梳顺自己的头发,结果当然是失败。

相比他掉了满手满肩的发丝,银时就轻松多了,他拿水扑扑脸,剩下的水往头上一抹,那头乱糟糟的天然卷就立马像样子多了:“所以说啊,比起假发的那顶长假发,还是银桑这种清爽的天然卷更方便更有人气。”


桂:那我也去烫一个你这样的发型,看你还让不让我上你家床。


银时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觉得够呛。

当初他俩滚上床就不是因为对方长得有多好看——也许算是吧,但不光是,毕竟一起长大,不注意真的不知道对方在一般的审美标准里到底算不算是英俊。在有这层关系之前,他对桂长得如何的印象还停留在自己九岁时候吓自己的那个劣质盗版贞子。

如果单纯选炮友,他俩其实对男女这方面都看的不是很重,银时大概会找个波霸美女,不算前提是人家看得上他;桂的话可能都不会和一般人有长期的来往关系或情感关系,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对象的话有可能,但可能不大,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以前追寻的东西就未曾完全一致过,现在更是截然不同。


但两条本来不相交的路却因为外力或刻意又在江户重逢,他未做多少无谓的抵抗便缴械投降,让桂重新进入了自己的生活,一开始心照不宣只做朋友的默契也在离开黑绳岛之后被他们俩很有默契的弃之不顾。


所以说啊——


就算假发烦人了点,聒噪了点,太爱给人惹麻烦——这点不止一点,银时还是有个连自己都否认的期望在的。


“怎么叹气?”

他回过神来,愣了几秒才做回答,也不忘挖苦:“当然是嫌你烦人。”

桂也不恼,伸手揉了揉银时的头发,被一把拍开,他想玩银时头发的热烈渴望还未熄灭,四处翻了翻找出来个头绳,又动了心思想给银时绑个小辫。

“你难道是那种玩过家家给娃娃装扮的小女孩吗假发,玩自己的长毛去。”


他们在洗漱间里磨蹭了一会才出来,桂看了眼表,离接见XX星大使还有一个半小时,伊丽莎白发了好几次短信催他——伊丽莎白终于会发短信了让桂十分欣慰,完全忽视了银时关于:“这个怪物打字的手哪里来的啊你不该欣慰吧!?”的吐槽。

车已经在万事屋后头等他了,桂还在这磨磨蹭蹭的,银时都看不下去了,催了他好几下,结果人还是待在原地不动窝:“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啊!!!”


银时挖了挖鼻孔:“你就不会让他们送套衣服上来吗?或者扒光保镖?”

“没,车里没搁。光天化日之下扒自己忠心耿耿的下属的衣服!?我可没你那么堕落,银时。”

“那你不如就这么穿我的衣服出去吧,反正也就一小段路。”


“......”


桂拿起了电话:“喂伊丽莎白把司机的衣服给我扒......”

“得了吧假发,快去把衣服系好,腰带应该是在衣架上挂着,我去做早饭,吃完早饭再走吧。”

他拍掉桂手里并没播出去的手机,知道对方心里根本没有刚刚装出来的尴尬。

甚至还开心到有点想皮了。


桂走回卧室的路上还一步三回头的跟银时说话:


“我要吃荞麦面!”

“早上不吃这个,驳回。吃草莓牛奶配草莓果酱和草莓蛋糕。”

“甜食使人堕...”

“银桑我做饭,你闭嘴吃饭,或者现在滚蛋。”

“......银时你现在可有人妻的感觉了你知道吗。”

“假发你给我去死!!!”

“不是假发是桂!!!”

“假发你给我闭嘴!!!”


桂穿银时的衣服倒也还算合身,只是在套和服的时候出了点麻烦。

他重新套和服的时候忘记了那上面还有腰带,结果就卡在了肩膀上,根本扯不下去。

银时过来催他吃饭,正好看见桂这幅样子,他觉得自己一早上为桂的蠢叹过的气多的都快要让这篇文里的自己OOC了。


“你为什么还要穿里面的衣服???直接出去不就行了。”

“袒胸露乳成何体统。”


沟通无果。


银时不想理他,转身就走,桂急忙拉住他,转身的时候动作过猛差点勒着脖子:“银时你别走帮我一把!!!我们难道不是一起捏过饭团坑过高杉看过本子攘过夷打过炮的好战友吗!!!”


银时:我觉得战友这个词被你彻底的玷污了。


没办法,毕竟不能真的把他一会的会面搞砸,银时只能先撇下已经糊了的面包,转而帮面前的这个笨蛋脱衣服。


不得不说,桂目前这个造型真的很让银时心动。

虽然这张脸长得再如何耐看,也毕竟连着看了那么多年,不过银时还是第一次看见桂穿自己的衣服。

哦,还有第一次衣服穿的这么乱。


“银时?”


他正专心的解着腰带,听到桂唤他方才抬头。

桂伸手握住银时放在他肩上的手指,直接偏头吻了上去。

银时一开始被亲的时候还愣了半秒,随即才反应过来,三根手指牢牢勾紧了桂的手掌,回吻了过去。


最后桂已经没时间吃完早饭再走了。



司机:您为什么要穿围裙出来?


桂:......这是和服的新穿法。


伊丽莎白: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Fin.


打开文档时我想写的是银桂并且还是车有人信吗

回来心情不是很好一心只想打游戏索性放弃动脑子写文

我打上fin的时候才突然想到我到底多长时间没打过fin了




文野北京cafe打卡~
店里加上我有六个妹子 全都点的镜花特饮xd
抽杯垫的时候:让我欧一把欧一把一把吧
(甚至还出声了)

打开抽到的是涩泽
……

隔壁抽到了芥芥

说还凑齐了双黑

我:……

(杯垫全新20出不包邮有人要吗

这话看完之后 感想除了每次桂出场例行被帅死之外
我爱死银高桂了
银高桂真好嗑
真他妈好嗑
太好嗑了
嗑爆吧

存一下梗www 希望没撞
之前想到的HPparo 要是写(我有生之年真的会写吗)cp是真遥和宗凛,应该还会有夏尚

分院:

狮院:凛、江、旭、夏也、贵澄、御子柴兄弟
獾院:真琴、渚、爱
鹰院:怜、尚
蛇院:遥、宗介、郁弥

家庭背景的话,遥和真琴除了是邻居之外,也都是混血巫师,宗介家里都是普通人,但是宗介很早就听凛说他的父亲是巫师,凛和江都是混血巫师。

怜,渚,旭,爱还有贵澄家里都是普通人,怜当初来上学是因为来接他的老师表演了魔法,无法用科学解释,在好奇心驱使下来的,渚的父母本来是不同意渚来的,无奈他来的意愿太强烈才松了口让他先读一年看看。

不过旭的姐姐也是巫师,狮院,已经毕业了,现在在魁地奇球队当经理。

剩下几位都是巫师家族出身,御子柴家族世世代代都进格兰芬多,桐岛家族世世代代都进斯莱特林。
于是夏也每到假期都去尚家里呆着(……)

还有其他的就是年级了
遥三年级,原作里同年级的几个都是一样,江他们二年级,百太郎一年级,几位前辈就是五年级了www

【银冲】最遗憾的(上)

我大概是写不出整篇了

标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吧

头号玩家paro

                                                                                                                

红衣长发的剑客灵活的避开从身旁呼啸而过的几颗子弹,他在对面的敌人换子弹的间歇抢上前去,抓紧机会,干净利落的一刀下去,蓝色的怪物人形在一瞬间内化成灰烬,金,银,铜,数不清的钱币和珍宝掉落在地。

剑客收剑回鞘,红色的眼瞳迅速锁定了几件泛着光的精品装备,他的手在虚空中挥了挥,绿色的背包格里竟无一处空档。

“啧。”

他无奈的把手上的装备扔回刚才那人化为灰烬的地方,收起背包的页面,头也不回的走向传送点。

“喂,小哥,你这装备还要吗?”

“随便吧。”

他没回头去细看发出声音的那人是谁,却又被叫住了:“你到底有什么事?我现在心情可不太好。...天然卷。”

刚刚脸上还挂着笑容的银色长发的男人瞬间炸毛:“臭小鬼!你那是什么语气!银桑的天然卷惹到你了吗这么臭屁!!!”

话音刚落,伤害+20%的buff还没消退的逆刃剑就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斩了过来。

“好险。”

男人抽出了腰间的木刀挡下了这一击,脸上的神情是和手上敏捷的动作不符合的懒散。

毫无防御力的普通装备挨下了之前已经绝版的浪客X心无授权联动武器的几刀后,装备耐久度马上就降到了35%。

红发剑客退后了一步,挽了个漂亮的剑花,恢复成脱战状态。

“所以说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火气这么大,没事就攻击别人,银桑我可是来减压的又不是来打架的......”

“可你打的不错。”

银时试图在游戏里做出抠鼻孔的动作,不过很显然这种价格的游戏装备没有那么多的个性化设置。

他讪讪的放下手,从兜里掏出了张刚从在线商城买的空白名片:“...咳咳,鄙人在商城里开了个小店,叫......”

“游泳健身的话,可以了解一下。”

啥?

“希望还能打一场,...万事屋的旦那。”

栗发少年摘下眼镜,看了看手腕上表带已经破旧了的手表。

时间刚刚好。

他走到厨房,带上厨房手套,把新做好的辣椒蛋糕从烤箱里拿了出来,结果手却突然一抖。

曾精美的蛋糕瞬间变成了地板上的污渍。

 

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

完了。

冲田总悟想。

“我回来啦,小总。”

冲田三叶反手关上门,先探出头来跟他打了个招呼,她今天特意提前下班,好回来的早些。

“欢迎回来,姐姐。工作辛苦了。桌子上给你泡好了茶,晚饭可能要稍等一等了,抱歉啊。”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动作麻利的收拾了起来这一地仿若杀人现场的蛋糕残骸。

“这是怎么啦?”

“不小心碰掉了,本来想做给姐姐吃的。”

“小总不用这么费心的。”

三叶换好鞋进屋后,蹲下帮忙收拾,总悟拦着没让她沾手:“我收拾就好了,姐姐快去休息吧。”

“可......”

“我没事的。”

她不是那个意思啊。

“好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初夏的夜晚闷热的很,不过今天风倒是不小,总悟干脆关了空调,把房间和客厅的窗户都敞开通风。

他有点无聊的躺在沙发上,随手从茶几上拿了本书看了起来。

是《人间失格》,总悟之前随手翻了两页,便没什么继续看下去的性质了,现在也是这样,他看书的时候总喜欢带着批判眼光去看,而不是沉浸式读法,和他价值观偏差大的一般都被随手放置了。

冲田总悟躺在沙发上,目前正在干的事情是在厨房抽油烟机声音的伴奏下凝望着白的发晕的天花板,三叶正做着晚饭,把要帮忙的总悟赶到了客厅,三叶的工作地点离家不算很远,和总悟的高中挨着,以前都是先放学了的总悟接她下班,再一起回家。

现在总悟整天待在家里,几乎包办了所有家务,而以前他最不爱干的重复性的工作,像是擦地,可现在即使是地板干净的情况下也每天按时擦一遍。

因为什么都不干实在是太无聊了。

这是三叶上次让他别做那么多家务时得到的回复,她想起来自己弟弟当时的那种表情心里都是一紧。

自从拆了石膏以后......

菜里传来的糊味让三叶收回了思绪,连忙调小了火又翻炒了两下。

她不在家的时候总悟基本上都不怎么好好吃饭,想起来了就随便吃点零食,晚饭也是,刚陪她吃了两口就搁筷子,三叶今天特意提前回来就是为了做饭,顺便监督他好好吃顿饭。

总悟今天胃口倒还不错,他刷碗的时候甚至不自觉哼起了自己都记不清是哪里听到过的歌。

中午遇到的那个玩家...真想会会啊。

他正在玩的游戏叫银之〇,是目前最火的一款全息游戏的山寨版。

那款最火的游戏现在彻底被禁了,原因是因为自从游戏上市以后,太易令人沉迷游戏不可自拔,现在他玩的这个其实也和被禁的那款差不了多少,除了画风明显没有前者精美,好多有趣的功能都被下架之外,全息动作系统仍然保留着。

而那个人,那个开游泳...不万事屋的人,从他的动作来看,学习剑道肯定有十几个年头以上了。

冲田总悟敢断定。

他低头,沾满白色泡沫的双手正无法停止的颤抖着。

虽然一天上线时间能超过十个小时以上,但冲田总悟并没什么网瘾,要知道他是个除了小时候打过单机游戏去过游戏厅之外,十年没碰过什么游戏的人,没毅力是做不到的。

现在也是这样,可他迫切的需要些让自己忙起来的东西,考大学的事三叶还没跟他提,总悟对这些还是有数的,他知道自己不能永远这样,今年没考已经耽误了一年了。

冲田总悟把盘子码整齐,洗干净手,回到房间里穿戴好了捕捉装备。

游戏加载。

上线。

他查了查之前那个人的ID,绿色,在线。

                                                                                                                     

To be continued

对不起说好的打游戏我却出来丢人现眼

总酱生贺我是真的办不到了昨天考试这个算补上(?)

【AMV/银时中心/无cp】塘桥夜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434168

爪机发的没做超链 搜av号吧

要吐槽的都在简介里吐槽完了…
银时真可爱啊……
想(……)

过激发言请适度

我特别理解不了我圈某些过激粉的心理……
不,不承认这些人是我cp的粉。

第一部追的动漫就是Bleach,从小学开始,整整七年,看到结局出来的时候真的是太难受了,不过再怎么难受也很反对那些因此而攻击这部作品,攻击98老师的人。

他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出来这样一个仓促的结局也众说纷纭,我看了好几个说法,官方,本人,粉丝。
但不管怎样,角色属于他,是他用笔和想象力创造出了这个漫画世界。

我是十分不认可所谓:“角色被创造出来之后就不属于作者”的这个观点的。

总之,会一直支持他,因为Bleach带给过我那份感动,因为感谢他创造了那么多个富有不同人格魅力的角色,用笔让朽木露琪亚和黑崎一护在白纸里的世界相遇。

因为露琪亚,我看完了动漫,并且去了解了二次元文化和更多的作品,也交到了新朋友。

她的言行举止,价值观和坚定的信念,直到今日也在影响着我。

我也会永远喜欢她。

bleachgin:

说得好!!!!!!


鄞谖 °:



想来想去还是发出来吧。真情实感地。
*  郑重拒绝不理智地骂人撕逼。




这些天我都挣扎在考试地狱里陷入发量危机,突然看见98新作魔女短篇,说实话,我快激动疯了。然后下意识下拉去查看评论,意料之外,看到大部分评论都是在说“98明明死神都没好好画完,还开什么新篇”。
其实从BLEACH完结到现在,对老师作画分镜设置情节水平的钦佩与喜爱,日益碾压并打散我心里存留的些许对BLEACH突然完结和故事结局的怨念。在慢慢接受了结局之后,我真是恨不得把BLEACH和老师都捧上天去。
我这么无脑吹的行为可能会让一部分看官觉得看不顺眼还错的离谱,这都是个人的观点,我管不着也不能管,只提醒一句:不想继续看就从此处返回退出,选择继续往下读就请多少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每部作品都是作者的心血,它从开始一诞生于世就是属于作者本人的,不管外人怎么说,作者都有自由创作的权利。
这种创作自由,小到可以体现在圈子里每一位同人创作者的产出上。在不触犯法律道德底线的基础上,各个交流平台都赋予了我们自由产出的机会,不管写得好或者不好,情节BE虐心或HE皆大欢喜,都没有人会去剥夺展示脑洞的权利。(当然,一直处于火山口时不时就会吸引CP警察诱发战争的某些neta我们这里暂且不谈,个人认为对不犯法、不挑战道德底线、不对社会产生诱导作用的梗都是论喜好而定的,每个人喜好不一样,每个人也没权利去贬低别人的喜好。想看就看,不想看还去看就是自己的错了。)
可为什么这种创作自由放在影响力更大的职业创作者身上,存在感就弱得可怜了?
读者刚入坑时依照各自的喜好选择各自想看的作品,更深入接触之后再依照个人喜好决定要不要继续追下去,在这过程中读者追更与否的决定权依旧是在自己手里。看了开头,不想看了,弃坑;看到结尾,不喜欢情节,不看了。这两种弃坑方式从结果上来看,都是说明这部作品不合胃口,读者无法从中获得快感,读者不喜欢这部作品的全部。
自BLEACH完结以来,不管是官方出新周边、真人版电影、各类游戏,还是久保老师作品集、角色印象曲,都能让首页漂白粉炸上几天,大家都是发自内心喜欢这部作品。
现在说起BLEACH,人们对它的印象已经从“jump民工漫”,慢慢转换到“烂尾”“作者作死”“凭什么拆我CP”上了。这一点从每次发布重大消息后网友评论里就能看出来。




“每次出周边都不带某人官方也是很懂了嘻嘻。”
“有出新篇的时间不如再把死神结局好好画一下。”
“98真是浪费了我的青春时光。”
“现在想起结局我就恶心。”
“98他不想画了就这样糟蹋笔下的角色。”
“我只想捶死作者。”
“和98比起来岸本齐史算什么?”





将对作品情节的怨念发泄到作者身上,这是谁给的权利?
用自己拥有的一点言论自由权去人身攻击作者?
作者不是角色的亲爹,那“发自内心热爱角色”的读者们就是了吗?




我只想说,如果没有久保带人,亲爹读者这辈子都会不出现。
如果不是久保老师,我们谁都没有机会遇到BLEACH里每一个角色,我们谁都没有机会在追更一事上“浪费青春浪费时间”,我们谁都没有机会在某些平台上为作品和角色花钱、战斗。
请搞清楚主次。




只热爱角色,对作品的喜爱程度不高,那么在看到自己不喜欢的情节之后,感到难过、生气,这是正常现象。可是当把自己划分到“只是角色粉”的行列里,就已经意味着少了很多主动权。
因为,自封的“某某角色的亲妈亲爸”,都要排在久保老师之后。
老师不是角色的代笔者,他是角色的创造者,他才是那个唯一有权利操控角色的人。
如果有人说,“作者靠作品挣钱,角色在他眼里只是他捞钱的工具”,在久保带人这里这句话可以被直球打回。
只为了钱的作品能火吗?充满了讨好读者、金主万岁的作品谁想去看?铜臭味太重了。
都说在虚圈篇结束后BLEACH完结是最好的,当时老师在责编的要求下还是继续画了下去,让一护恢复了力量,紧接着就进入了千年血战终篇。在我看来千年血战本应是全作最精彩的部分,将伏笔一口气全部收回的机会。可是98他不想画了,“放着钱不挣了”,匆匆结了尾。
正因如此他招来了骂声一片,来自各路角色粉、CP粉的怒气全部砸在他头上,不仅是原作被说成烂尾,在原作完结之后公布一些情报都要被拎出来继续骂一顿。
戾气太重了。作者都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意愿去做事,稍稍不合读者的心意,就会被骂到将死不死最好赶紧去死的程度。
太可怜了。
如此说来,只有疯狂迎合大众审美、为钱不顾一切的作品才是最好的。漫画家连操控故事走向的一丁点任性都不能有。
这就不叫创作了啊。




我看到的,首页上真正热爱作品的读者们,他们也会对结局感到愤怒,会难过,会沮丧。可一看到自己最喜欢的BLEACH出新,他们也是最先跳出来土拨鼠尖叫,疯狂掏钱支持作品的。看到对角色作品和作者的侮辱性发言,他们才是维护一切的次位“亲爹亲妈”。
角色和作品是完整的一部分。一边说着自己是角色亲妈,一边骂着作者不干人事,真是搞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喜欢角色。角色的创造者是作者,染着作者的色彩,对作者的否定也是对角色的否定。




请搞清楚,读者不是角色的亲人,读者不该对作者说那么恶毒的话。
大家都有权利表达对作品和作者的不满,也有权利保护我们最喜欢的作品和作者。
谁都没有权利对别人说出满是恶臭的暴力言论。
喜欢就看,不喜欢就不看,不接受作品结局就自己去搞同人创作,把结局换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去行使自己的创作自由权。
不要去限制别人的创作自由,不要去辱骂创作者。
管理好自己的发言,不要将怨气发泄到别人身上。
尊重他人,就是这么简单易行的事情。